万搏足球体育-上海新文化传媒集团董事长杨震华:影视业的复苏不会太远

万搏足球体育-上海新文化传媒集团董事长杨震华:影视业的复苏不会太远

万搏足球体育-上海新文化传媒集团董事长杨震华:影视业的复苏不会太远

如果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电影院“停摆”是显而易见的事,那么,对于影视公司来说,又意味着什么?带着这个问题,我们专访了上海新文化传媒集团董事长杨震华先生。

新文化传媒是上海第一家民营影视公司,2012年7月在创业板挂牌上市。无论是《新喜剧之王》《美人鱼》《解救吾先生》等热门电影,还是《激荡》《轩辕剑之汉之云》《天乩之白蛇传说》《少林问道》《一代枭雄》《潜伏在黎明之前》等热播电视剧,背后都有新文化传媒集团的身影。

发行变化:影片院线转网播

一直被寄予厚望的春节档和情人节档电影市场,在今年遭遇了史无前例的寒冬。因为新冠疫情,原定春节档公映的7部电影和情人节档公映的15部电影纷纷宣布撤档。据业内人士预估,仅春节档国内票房就损失约70亿。

电影无法按照原定档期在影院上映,影视公司也被牵连,其中就包括新文化传媒。

新文化传媒参与投资的《肥龙过江》是情人节撤档的15部电影之一,这部由香港著名动作明星甄子丹主演、王晶导演监制的动作喜剧片共投资近2亿。

“本来,电影前期院线宣传都做好了,一撤档就全白费了。”杨震华透露,新文化传媒此前参与投资过王晶的《追龙2》,当时《追龙2》票房超过3亿。原本期待《肥龙过江》的票房能借助情人节档火一把,无奈院线撤档,让上映都成了问题。

最后,《肥龙过江》进行了一次大胆的尝试:采用院线转网播这种全新的发行方式。1月30日,《肥龙过江》宣布放弃院线公映,改为2月1日开始在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双平台播出,由此也成为继徐峥的《囧妈》之后,国内第二部院线改网播的电影。

“一方面,何时能公映还是未知数,毕竟春节档、情人节档积下来那么多片子,疫情也不知道会持续到何时;另一方面,因为疫情宅在家中的人有很强的观影需求,尤其是对有制作规模和卡司阵容的新‘院线电影’,所以《肥龙过江》最终决定院线转网播。”杨震华如此解释。

从网播数据来看,《肥龙过江》的表现还不错。以腾讯视频为例,从2月1日至3月19日,《肥龙过江》的播放量已达到1.5亿次。

虽然从盈利角度来说,目前很难评判院改网播和推迟公映哪个会更好,但在杨震华看来,至少这是一次十分有益的尝试,同时缩短了回款周期、降低了宣发成本,减轻了公司资金压力。

“这次是疫情逼着我们走了这么一步,但很可能,院线改网播会成为电影发行的一个趋势,就像现在很多电视剧都在网络首播,之后才在电视台播出。”

这两年,新文化传媒投资制作的电视剧主要都是“网台剧”,“以前我们制作电视剧都是‘台网剧’——先卖给电视台首播,再卖给互联网平台,但这两年,我们转向了‘网台剧’——先卖给互联网平台首播,其次才是电视台。”

杨震华认为,就电影发行来说,虽然目前院线的龙头地位依然不可撼动,但随着互联网的发展,网络首播会越来越普遍,“这次《肥龙过江》院线改网播,也让我们对这样一种全新的发行方式有了经验和思考”。

产品变化:开拓“网红”业务

除了拍摄完成的影片难以在院线上映外,疫情也让影视公司遭遇了另一个难题:更多计划拍摄中的项目停滞下来、无法推进。

受疫情影响,新文化传媒投资的剧集《美好的生活》(《冒牌女神》)项目原定在今年3月开机,目前只能暂时搁置,而另一个网剧项目《仙剑4》也需延期开拍。

“这就带来一系列问题,包括人力合约要延期,场地预订也要重新调整……这些对于我们影视公司来说都是成本和压力。”杨震华说,公司对此主要有两条应对举措,一是对要开拍的剧本进一步完善,希望拍出更精良的作品;二是进一步加大对互联网平台作品的投资。

这场疫情,寒了电影院,却火了网络视频和直播。在电影和电视剧、网剧这样大制作“按下暂停键”时,“网红”直播却反而迎来了需求新高峰。这让杨震华对公司布局互联网业务有了更多设想。今年1月,新文化传媒与网红带货达人李佳琦所在公司美腕签订战略合作协议,新文化传媒正式涉足网红经济,这也是公司打造线上线下互动“大文娱宣发平台”的一个重要环节。

“这次疫情让我们更加意识到了互联网平台的优势,我们觉得短视频和网红经济大有可为。尤其像我们公司,既有影视制作资源,还有大量品牌广告主资源,可以说,进入网红直播领域、打造网红有很多先天优势。”

新文化传媒正筹划一档网红美食节目,节目中的网红绝非简单叫卖,而是有知识性的营销。公司希望打造的是更有“明星相”的网红,这也是杨震华对网红过了快速生长期后如何可持续性发展的理解。

创作影响:准备拍疫情题材

这次的疫情带来的灾难,可以说是百年一遇。对于像新文化传媒这样一个投资制作影视剧的公司来说,虽然影片上映、剧集开拍等工作受到了影响,但也遇到了可以去讲述,去记录的好题材。

“疫情期间,每天发生的感人事迹太多了,引人思考的问题也太多了,我们已经决定投拍以新冠疫情为题材的影视剧了,团队也准备好了,等合适的剧本完成,就可以筹备开拍。”

据杨震华介绍,现在公司文学部有2名编辑专职负责联系编剧写新冠疫情题材的剧本。“对于我们来说,内容素材是不缺的,关键是选择讲述什么故事,如何讲述这些故事。”

杨震华认为,生活是影视作品最丰富最精彩的来源,“我们影视公司的任务就是紧扣时代,为观众生产优秀的影视产品,提供精神食粮。在这个剧烈变动的时代,可以讲述的故事太多了。而且,从目前我国文化产业所占GDP比重来看,影视业在中国大有发展前景。这也是为什么这次碰到疫情,公司很多工作无法开展,现金流受到巨大压力,我们也没有裁员的原因”。

目前,世界各国文化产业总值占GDP总量的比重不等,美国是30%左右,日本是20%左右,欧洲平均在10%-15%之间,韩国高于15%,而我国则在3%左右。

“我相信中国文化产业在GDP中所占比重越来越高将是一个趋势,而在这个产业中,影视是龙头,内容是刚需,无论就经济效应而言,还是社会效应而言,我对影视这个行业的发展前景充满乐观。”

在杨震华看来,这次疫情只是一个插曲,虽然因为影片撤档、影院停业、摄制组停拍,包括新文化传媒在内许多影视公司受到了不小的经济压力,但不可能改变文化消费需求和影视行业的发展前景。“当然,如果政府能在贷款、融资方面给予影视企业更多支持,复苏和繁荣有望更早到”。